灭绝至尊 第一章;玉蝉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 > 灭绝至尊 >

第一章;玉蝉

第一章;玉蝉

发表时间:2019-01-18 09:28:33 作者:魔扇轻摇

  哒哒哒哒……

 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官道传来,八匹健马上个个是慓悍之士,他们身穿黑色武士劲装,脚踏抓地快靴,身上背着兵器。

  此时,正是七月,江南阳光炽热,空气如同蒸笼一般,远处林间传来蝉声的寂唱。

  由于长时间快马驰骋赶路,八名武士已是个个汗流夹背,浑身湿透。   官道是一段山路,两侧山峦起伏,树木森森。

  为首武土是一名脸色瘦削,目光炯射,三十开外的剑客。他叫追魂剑陈开,其他七人,是他快剑门的同门师兄弟。

  他们正奉掌门魔剑欧阳云鹰,去武林有名的龙凤山庄,那龙凤山庄庄主小诸葛柳三章,是欧阳云鹰妹夫,听说昨天夜里,竞被不明身份的人,将山庄二百余口屠尽。欧阳云鹰见到侥幸逃生的山庄老仆柳不恭,保护着小诸葛柳三章唯一女儿小憩,来到快剑门哭诉龙凤山庄遭受灭门的经过,主人小诸葛柳三章一身绝世武功,在一黑衣蒙面女子剑下,不过十招便身首异处。主母荷花仙子欧阳雪也死于一黑衣蒙面女子柳叶刀下。

  魔剑欧阳云鹰听了,先是悲愤,后是震惊,因为他知道妹夫小诸葛柳三章,是少林俗家弟子,自幼习得一身少林武功,可以列入武林一流高手,竞在对方那一黑衣蒙面女子剑下走不了十招,可见对手剑法何其高深,可谓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,和自己可能在伯仲之间。尤其胞妹荷花仙子欧阳雪,虽说很少涉促江湖,但是家传残剑十三式可是练得炉火纯青,武功更在妹夫之上,竞也死在对手柳叶刀下,可见前去血洗龙凤山庄的杀手何其厉害。

  这小诸葛柳三章的主仆柳不恭,原不姓柳,名叫王泰,曾是二十年前武林嚇嚇有名的独脚大盗血魔,因遭以少林为首的武林八大派(少林,武当,崆峒,峨眉,华山,天山,点苍,青城)高手围攻,身负重伤突出重围,几乎倒毙于荒野,也是命不该绝,却偶遇当时行走江湖的小诸葛柳三章,也不知小诸葛柳三章当时咋想的,明知血魔是遭八大派围杀才负的重伤,却私下将他救起并请名医疗治。血魔修养了近一年,功力完全恢复后,却意外向小诸葛柳三章提出,为报答救命之恩,愿在龙凤山庄为仆,服伺左右。并自改名为柳不恭。小诸葛柳三章,见他态度坚决,性格执拗,与娘子荷花仙子欧阳雪一番商议后,便答应下来,这二十年来,柳不恭看不出有什么反常,对小诸葛柳三章夫妇二人倒也忠心耿耿。小诸葛柳三章,本有意提拨他为龙凤山庄主管,几次示意却遭到柳不恭婉言谢绝,便不再坚持。

  魔剑欧阳云鹰后来知道柳不恭栖身龙凤山庄,也出于某种目地,代为隐瞒身份。其实他更了解柳不恭以前人称血魔,练得魔功血煞掌,功力更比自己略胜一筹。可魔剑欧阳云鹰本有称霸武林之志,便有心私下结交。

  柳不恭血煞掌,已练至八层,正向九层过度,一旦成功,那时武林恐怕罕有人能敌。不过,他正处瓶劲期,几年来反反复复进展不大,有几次还差点走火入魔成为废人。昨夜,四位黑衣蒙面人(三女一男)前来血洗龙凤山庄,事不凑巧,柳不恭此时正在房中秘炼血煞掌差点又走火入魔,功力大打折扣只有平时五层,所以面对那唯一的黑衣蒙面男剑客,对敌之时有些不支,因为那黑衣蒙面男剑客剑法古怪,出神入化,恐怕在当今武林高手中屈指可数。

  小诸葛柳三章与荷花仙子欧阳雪,见对手四人武功过于强大,知道龙凤山庄今夜难以幸免,便委托柳不恭无论如何要保护好爱女小憩,将她送到她舅舅快剑门掌门魔剑欧阳云鹰那里。

  柳不恭不惜屈膝在龙凤山庄隐藏身份化名为奴。目的也是为了摆脱所谓武林正派追杀,好修炼血煞掌有朝一日报仇。不过,此人虽身怀睚眦必报的野心,但有感小诸葛柳三章和荷花仙子欧阳雪夫妇收留救命之感,发誓绝不辜负重托,拼死也要保护好小憩,叫二人放心。

  他武功卓绝,轻功上乘,八百里距离一夜间便带着小憩到了快剑门报信。

  魔剑欧阳云鹰本打算亲自前往,不想日前接到示警,多年前的老对头魔扇要前来拜访,说是拜访,倒不如说是登门挑衅更谓正确。魔剑欧阳云鹰与魔扇罗阳曾在武夷山为了武林祕笈《修罗刀谱》斗了一天一夜,后来侥幸胜之,魔扇负恨而去,走之前恨恨道了一句:“我还会找你的,到时就是你授首之日。‘…

  魔剑欧阳云鹰对魔扇从不敢小觑,那厮功力不在自己之下,当时侥幸取胜,则是二人对决之时,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位戴竹笠的青衣男子青蜂侠袁罡,他是魔剑欧阳云鹰多年至交,是华山派大弟子,剑法出臻至化。当然,魔扇也是知道青蜂侠袁罡与魔剑欧阳云鹰关系,见他前来以为是要为魔剑欧阳云鹰助阵,于是一分心,让魔剑欧阳云鹰有机可趁,一剑“平沙落雁‘刺中左肩胛落败。

  魔剑欧阳云鹰得知魔扇就要前来登门寻仇,也不得不重视作一番准备。所以明知妹妹妹夫的龙凤山庄一夜遭血洗,二百余口几乎屠尽,也无奈不能亲身前往为妹妹和妹夫殓尸入土为安,只是委派自己得意的大弟子追魂剑陈开,带着七名快剑门高手弟子前往。八百里路程已过一半,来到螺髻山处,只见山势险峻,杂草丛生,道路陡急。

  追魂剑陈开见环境险恶,便对身后七人道:“这里地势险要,大家当心点!”

  他身旁一马脸青年,傲然地道:“大师兄!凭我们师兄弟八人,还怕个鸟!”这人叫田峰,人称闪电剑,平时在快剑门,眼中除了师傅与大师兄,颇为自负。

  快剑门门下弟子数百人,但最杰出的是这八剑。他们是魔剑欧阳云鹰嫡传弟子,个个习武天才,剑法上颇有造诣建树,武林享有盛名。他们分别是:追魂剑陈开,断头剑武云,摘星剑段凯,闪电剑田峰,摧花剑谭允,奔雷剑马彪,阴阳剑张贺,黑心剑傅彤。

  追魂剑陈开却不这般认为,颇为谨慎地劝介道:“四师弟!师傅他老人家常开导我们,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,强中更有强中手,你怎么忘了?”

  马脸田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不再说什么。反而另一粗壮络腮青年道:"大师兄!当今武林,能动我们快剑门的,怕是没几个吧,去年武林大会,俺师傅可是与当今武林盟主一刀惊风雷邓武平分秋色,斗了个旗鼓相当。”说话之人为快剑门八剑中第六剑奔雷剑严彪。

  奔雷剑严彪此话,虽然托大了一点,倒也有点底气。快剑门近年来武林盛名远播,不仅因为门主魔剑欧阳云鹰剑法出云拨翠,登峰造极,还得力于有五大护法为武林巨枭,这五大巨枭个个曾经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亦正亦邪,武功一流。

  追魂剑陈开正要回奔雷剑严彪的话,突然看到道旁草丛中,踉踉跄跄蹿出一浑身血迹的中年白衣秀士,向众人道:“几位大侠救我…”

  追魂剑陈开久创江湖,经验老道,对见过的江湖黑白两道人物一向是过目不忘,目光暴射一眼认出浑身血迹的白衣秀士,这不是江湖上一等一高手追风侠司马川么。

  八人忙勒马从奔驰中住势停下,几马前蹄上扬,发出厮鸣,踏起一团灰尘弥漫。

  “司马大侠!你怎么了?何人伤人如此?”追魂剑陈开跳下马来,忙扶住快要倒地的追风侠司马川,惊诧问道。

  几乎晕噘的追风侠司马川也一眼认出他来::“你是快剑门欧阳门主的大弟子追魂剑陈开?”

  “正是在下!司马大侠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追魂剑陈开又追问道。

  追风侠司马川明显伤势过重,面无血色支持不助,只语无论次闪着惊异神色道:”映水楼阁……玉蝉……罗刹女……”便晕倒在追魂剑陈开怀中。

  “映水楼阁?玉蝉?罗刹女?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追魂剑陈开扶助百思不解。

  突听—声清叱,大白天一个瘦小倩影鬼魅般无声无息来到面前,她身着绦衣,头戴面纱,玉手握住一只玉箫,衣袂飘飘临风而动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闪电剑田峰一声暴喝,从马背上一个“旱地拨葱”轻功招式,已站在那神秘戴纱女子面前,三尺青锋出鞘,虽在阳光下,也透看冷冷逼人的寒意。

  那戴面纱的神秘女子一声冷笑i“什么人?杀你们的人,你们不就是快剑门所谓的八剑吗?让我今天送你们上黄泉路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好大的口气!敢在我们八剑面前口出狂言,有种的,报上个名来,一会让田某剑下赏你个全尸。”本就自负的闪电剑田峰,也轻蔑地用手指弹了弹透着寒芒的剑刃,跃跃欲试。

  “好吧!将死之人,告诉你们也无妨,只须记住`映水楼阁‘玉蝉便是!”那面纱神秘女子更狂的一声娇叱,身形已是木叶般挪动。

  ”四师弟小心!”追魂剑陈开抱着追风俠司马川,忙发声提醒。

  可是,迟了,那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,已是电光石火瞬息之间,匪夷所思从闪电剑田峰身上掠过,结果了闪电剑田性命,连他出招的机会都没给。   快,准,狠,就在眨眼间,简直让人难以置信。

  看到武功仅次于自己的四师弟木然般在面前‘仆地,追魂剑陈开悲呛一声拨出剑:"妖女!还我四师弟命来!

  马上另外六剑也忙从惊诧中回过神来,纷纷下马亮剑上前围住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,一场血战即将开始。   第二章:鬼仙

  看到自己已被七人杀气腾腾意外围住,那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,却不以为然,只是发出一声冷笑,那冷笑声如清铃,显得矜持而又自信。只见她,不慌不忙,罗袖轻揽,玉手将那只白玉玉箫放在朱唇中轻轻吹了起来,那箫声先是音扬顿挫,如纯梵音,却又渐渐开始如怨似泣起来。

  她吹的什么?箫音竞有着蝬变摄人心魂的感觉,汩汩还透着很高的功力。追魂剑陈开七人,对她大战在即却又自顾儿吹起什么箫来,先是不解,愣愣地想看她玩出什么花样,后才感觉箫音中透着古怪,象是自己体内乱了心神,无法压抑狂跳暴躁的情绪,而且箫音中还有着潮汐般深厚的内力向七人耳膜激荡而来,功夫稍浅的奔雷剑马彪,顿时耳中渗出血来。

  追魂剑陈开这时才感到不妙,忙拼尽功力对其他六人大叫道:"大家快捂上耳朵,别再听这妖女的萧音。…………”

  其余六人一听,才从神智不清中反应过来,昏昏沉沉中忙用手捂上自己的耳朵。

  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,一见时机已到,便不再吹箫,眼中寒芒乍起,杀意凸现。她娇小身影鬼魅般,第一个闪向追魂剑陈开。

  追魂剑陈开眼看凶多吉少,突听一声:“妖女!休得张狂。”一个身影募然从草丛中临空蹿出,向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一掌拍出,那掌透着浑厚高深的内力,倏地卷起弥漫黄沙。

  好个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,在即将得手时,突然见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,从对方掌势中可以感觉到对方强大的内力,不敢硬接,忙挫身柳形一扭,已是收住自己发出的功力,站在对手一丈之外面前。

  “妖女果不简单,小小年纪竟然达到凌虚飞渡,功力收放自如的境界。”那草丛中蹿出的神秘人为一年已古稀的锦衣老者,鹤发童颜,白须飘飘,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风范。见一掌拍空,也收势而为,稳如泰山般地站在那儿。

  追魂剑陈开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还浑浑噩噩和同门六人,没完全从先前的箫音中清醒过来,目光显得仍有些呆滞的神色。

  “你是鬼仙诸葛锦?!”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,面色有些凝重地打量着神秘的锦衣老者。

  “呵呵!何方妖女!看来真不可小觑,竟然知道老夫名号!”锦衣老者捻着颌下白长须一笑,也仔细打量着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:“老夫已退隐江湖二十年,很少再理武林俗事,你竟然一眼认出老夫,真是不可思议。妖女!你究竟是什么人?从实招来,老夫也许会放你一条生路?”

  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,环顾了一下已经清醒的追魂剑陈开七人,有些王顾左右而言他,并不回答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的问话:“这几个算他们命大,本姑娘暂且让他们多活几天也无妨。"

  “嘿嘿!今天老夫在此,这闲事管定了,你想取他们的命,只怕没这个本事。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明显要从中作梗,为追魂剑陈开七人出手了。

  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一声冷笑:“我知你鬼仙不正不邪,功力深不可测。但本姑娘自信从你手下逃命机会还是有的。你既然活得不耐烦,我们映水楼阁自然有人来取你性命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听了一阵大笑,那笑声顿时充满了逼人泰山压顶般的杀气,震得草木如劲风摇曳簌簌作响。"不知天高地厚的妖女,竟敢口出狂言威胁老夫,今天怕是饶你不得了。妖女!刚才你吹的箫音可是江湖已经消失了三百余年的魔门魔音十八笳?你口中的映水楼阁又是什么?为何从未听说过?”

  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,见他须眉倏动,杀机毕露,却并不惊慌。“鬼仙不过如此,我义父迟早取你性命。”

  “找死!妖女!你义父是谁?!”一向武林黑白两道狂傲的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见她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忍耐不住就要动手。

  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见他已被自己言语激怒,口中虽语气显得若无其事,但是心中却不敢小视,毕竟眼前之人是义父(常常在自己十三兄妹面前提到)值得尊重,为数不多的中原武林高手之一。并不想作过多纠缠,便道:“你甭管我义父是谁,你只须记住曾经在苏州吃过我义父一掌便是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…你是……?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听她一说,忽然想起二十三年前,曾在苏州与一神秘白衣文士交手,对方武功有少林武技,也有一些象是东瀛扶桑的武技,功力深不可测,略胜自己半筹,斗到最后,中了对方一掌,对方却说“多谢承让”,并不乘胜痛下杀手,只道了句“后会有期”便身形一展,转眼电光掠影般不见。鬼仙诸葛锦却为那一掌重伤修养了三年,方才功力恢复,引为一生之耻。这退隐江湖二十年来,却是更深修练自己的玄冥神功,已达至臻返璞归真境界,今非昔比。

  “怪不得妖女目中无人,口气倨傲!原来是那旧人之义女!也罢!今天老夫不取你性命,待我拿下等你义父前来与我再比个高低。?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言讫,屈指箕张,身形如影附芒,向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,一招轰天指法,内力狂泻。

  “呯!”一声强烈的内力相接,顿时掠起狂风黄沙,功力强大无比。

  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一掌对接后微退两步方才稳住身形,诧异地看着与自己功力不相上方的对接之人,当然那对接之人不是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蝉,而是一黑衣蒙面人在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向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发招时,突然鬼一般从地上冒了出来,替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,硬接了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具有六层功力的一掌,显得内力雄浑无比。

  "东瀛忍朮!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显然一眼认出这人突然从地下冒出是怎么回事,因为二十三年前在苏州伤自己一掌的白衣文士,就是这么在自己眼前鬼般出现,抢走自已才得的武林秘笈《洪荒天煞剑》。

  那神祕黑衣蒙面人冷冷一笑:“不愧为鬼仙!竟能一眼认出我东瀛忍术!?

  ”你是倭寇!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欺身上前,蓄势待发:“老夫虽退隐江湖二十年了,不闻江湖之事,但是知道尔等鼠辈倭寇,常常滋扰沿海烧杀抢掳,形同离兽。今天老夫借用古人一句`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‘送与尔等猪狗鼠辈,有种留下名来。”

  那神秘黑衣蒙面人粲然一声怪笑:”你无须记住我名字,我绰号活死人。专干送人上黄泉路的勾当。鬼仙,我常听家主口中提到你武功盖式,为当今中原武林屈指可数人物,早心烦技痒想领教你的玄冥神功。今天你就一一施展出来,让我开开眼界。”

  “想不到你这倭寇一口汉话说得如此流利。"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舍了神祕面绦衣女子玉蝉,开始对这自称活死人的神秘黑衣蒙面人感起兴趣来:"活死人!你口中家主是谁?”

  那神秘黑衣蒙面人“活死人"冷冷道:“曾经伤你之人!"他又回头对一旁的神秘面纱绦衣女子玉婵道:“你去吧!让我来会会这鬼仙。”

  神秘面纱女子玉蝉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并不言语,身形一挪,已是数丈开外,轻功星丸流荧般卓绝上乘,早不见了踪迹。

  这时追风侠司马川也从昏噘中醒来,与追魂剑陈开等七人,一旁看着神秘蒙面人活死人与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对峙,二人显然已在各自催生高深内功蓄势待动,众人只见二人衣服无风自动,透着无限的杀气。

  “你们还不离开!想死在这儿么?只怕一会想脱身也不容易了。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边运功边向一旁的追风侠司马川与追魂剑陈开等提醒道。

  追风侠司马川明显也看出了二人旗鼓相当的沉沉杀气,只怕一交手便会是天翻地覆之势。自己几人在此,恐怕想置身事外不波及到,也是不可能。便对追魂剑陈开通:^我们还是走吧!在这也帮不上鬼仙诸葛前辈的忙!”

  追魂剑陈开见情形不对,也早想脱离事非之地,一听追风侠司马剑之语,忙点头:“司马大侠说的是!你才深负重伤,行走不便,就骑我四师弟的马吧!”说到这里,心内一痛,亲手抱起闪电剑田峰的尸体,跃上马鞍。

  只见尘烟弥起,蹄声得得,追风侠司马川与追魂剑陈开等七人,已绝尘而去。   第三章:活死人   "呯!呯!呯!……”

  瞬间,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与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互对了三掌,打得尘土飞扬,天色巨变。

  “想不到,你竟能接我拼尽全力三掌,看来你也的确非等闲之辈。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在与对方对接三招后,开始越发慎重起来,不再有丝毫轻敌之意。

  “你也不懒!玄冥开天掌法已达九层功力,比家主提到你时描述的功力还要厉害。”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也是由衷赞道。

  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神色一凛:"你比你家主功力如何?”

  “呵呵,米粒之珠焉敢与日月争辉!家主功力比我强多了。鬼仙,怒我直言!二十三年前,你在苏州与家主交手,最后一招落败,中了家主一掌剩了半条命,虽说你如今功力大乘比那时高出一倍,但是如果现在你与家主交手,恐怕还会败得更惨。因为家主早已练成《洪荒天煞剑》。”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提醒道。

  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闻言一惊,那武林秘笈《洪荒天煞剑》不知为何人所著,除了在唐朝开元年间在江湖短暂现世,后又泥牛入海杳无音讯绝迹,已数百年间不再让武林提起,自己二十三年前无意中从一盗墓高手摸金校尉彭魁手中巨资购得。不曾想,哪里关节出了问题,到手的武林秘笈些许走漏了风声,某天夜里,在苏州被神秘白衣文士从地下冒出夺走,反中了致命一掌重击,经修养三年才得以完全恢复功力。

  据说,练成《洪荒天煞剑》可以独步武林,傲视江湖。更据传,唐朝开元年间武林异人崔可偶得,便在武林中掀起血雨腥风,挑战各家高手从无败绩,剑下亡魂无数。十几年后,这崔可突然象从人间蒸发了一般,随着他的离去,《洪荒天煞剑》也随之数百年绝迹武林。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早年曾从血魔王泰(现化名为龙凤山庄庄主小诸葛柳三章门下仆人柳不恭)手下救得盗墓高手摸金校尉彭魁一命,后彭魁从洛阳山郊一荒坟古墓中,盗得了一精致小铁匣中装的武林秘笈《洪荒天煞剑》,由于自身武功修为不高,无法参悟其中奥秒,便第一个想到转给昔年救命恩人鬼仙诸葛锦,当然也要了他一张五万两的银票。

  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听闻那白衣文士已修练成《洪荒天煞剑》绝世神功又怎能不惊?!当下,他仍自负地对那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道:“就算我仍斗不赢你口中家主,但我深信会打败你!”

  从刚才甫一对掌三下,交手的情况看,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知道从拼内力来看,略胜对方半筹。

  神祕黑衣蒙面人活死人对于这一点,也并不否认:“不错!从刚才你我交手情况看,我拼得比你吃力,你内功略胜我一点!但是想彻底打败我,怕也得至少千招以上。好吧!就当我向你讨教,我们再来过上几招。”

  这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倒有些意思,明知自己最终不敌对手,反而更是主动挑战不想活了似的。

  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爽朗一笑:“你这扶桑倭寇鼠辈,着急想死赶去投胎,那我就成全你便是。只是,你这倭狗敢扯下你脸上那块遮羞布与我光明正大一战么?”

  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显然对对方的狂傲有些愠怒,但还是强压抑住自己不忿的情绪,他很明白,高手对决中最忌讳的就是心烦气躁,只有随时保持清醒头脑,找出对手招式破绽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,才能使自己命在活得更长久。故此,他对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的狂傲自负显得那么不以为然,不卑不亢道:“呵呵,我活死人专干送人上黄泉路的营生,也不妨成全一下你鬼仙。不过请原谅,我一直有这蒙面杀人的习惯,取下面巾反而不习惯。”

  “可怜你这倭寇活死人,原来也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,藏头缩尾的鼠辈!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又是言语刻薄的一声冷笑。

  “你这支那猪猡!我今天破例一次,以真面目与‘你过上千招!”神秘黑衣蒙面人活死人,不想对手轻蔑自己,已是一把自己扯下面巾,露出一张丑陋凶恶的脸,只见他左脸脥一道明显长长的刀伤,面无血色白惨,无眉单眼皮,头上鸠发中间头皮一道绾髻,其佘周边剃得青光。脸形瘦削尖颌,留着仁丹胡。

  “呵呵呵呵……倭狗果然看上去非善类,三分象人,七分象鬼。竟跑到我中原神州来撒野!快滚回你东瀛那几座弹丸小岛去吧。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。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竟是这般揶揄对手,倒也彰显表面狂傲的背后,有颗中原炎黄子孙的凛然正气。

  “我要杀了你这支那猪,敢蔑视我和我们大和民族!?不再神秘蒙面的黑衣活死人,早已忍耐不住抽出倭刀向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,唰刷几刀挟雷霆之势,暴雨摧花。

  ”来得好!倭狗,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中原武功。”锦衣老者鬼仙诸葛锦不退反进,轰然几招玄冥开天掌势击出,已将黑衣活死人的滚滚刀势消弥于无形。玄冥神功果然不同凡响,有开山碎石之力。

  黑衣活死人也是高手中的高手,见几招被鬼仙诸葛锦轻描淡写化解功势,忙喝了一声“好功夫!再接我几招鬼斩十八式。”言语间身形鬼魅,倭刀锋刃寒风骤起,劈,撩,斜,切,刺等几式,已是电光石火般使出,让鬼仙诸葛锦一时手忙脚乱应接不暇。

  "厉害!”鬼仙诸葛锦额头渗出一些豆大汗珠,在身子挫形之间,手上早已是多了一柄,显然刚才缠在腰间的软剑,那软剑顿时在雄浑内力贯注下,已是暴长三尺有余,遒劲精芒逼人。

  “老夫三十年没用剑了,你这倭狗今天竟让我破例用之。”鬼仙诸葛锦揉身而上,一连几招玄冥上乘剑法使来,终于抵制住了黑衣活死人的鬼斩十八式,目前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  二人生死之间,各施绝学,很快斗了三百余个回合,还没分出胜负。凭实力,鬼仙诸葛锦内力略胜黑衣活死人半筹,但在剑法与刀法的对决上,黑衣活死人又比鬼仙诸葛锦强点,所以二人半斤八两之间,难解难分,没有上千招难以决出胜负。

  正在紧要关头,远处忽然传来有人惊呼:“大哥!那儿有人在比武,杀得好精彩。”   另一人的声音道:“那我们商洛二鬼上去围观围观!”

  黑衣活死人见两名中原武士赶来,对鬼仙诸葛锦道:“今天不奉陪了,下次再一决生死!"说着,手中一枚霹雳烟火弹扔出,篷起—团黑烟,借势而遁失去了踪影。

  鬼仙诸葛锦冲跑来的商洛二鬼,有些扫兴地骂了句:“晦气!让这两人搅了老夫兴趣。”

  说着锦衣一展,冲天一鹞,施展绝尘轻功登萍浮渡,瞬间数十丈远,惊得跑近的商洛二鬼目瞪口呆,疑为仙人。

  这商洛二鬼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。都着灰色劲装。瘦高的是老大,人称催命鬼高天,矮胖的为弟,人称夺命太岁高地。真是绝配,一高一矮,一天一地。本是一奶同胞,身形模样天壤之别,正应了那句“龙生九子,各不同样。”

  夺命太岁高地,地瓜身材,浓眉虬须,长相剽悍,使一对判官笔,三十六路祖传高式点穴法,很是了得。催命鬼高天则活脱脱象个帐房先生,长相斯文白绉,脸形瘦削,显得精明能干,习得粘衣十八跌内家横练功夫,擅长兵器为一算盘,暗藏机关可发暗器伤人。

  兄弟二人出道江湖以来,十几年间出没商洛一带,亦正亦邪,倒也在黑白两道挣下了响当当的名声。

  “大哥!刚才那打斗二人,看来是比你我兄弟强多了!”夺命太岁高地一老一实发出感慨道。

  催命鬼高天仔细地打量了—下刚才黑衣活死人与鬼仙诸葛锦激杀的现场,倒嘘了口冷气点头:“可不是!凭刚才二人打斗的痕迹来看,可谓空前激烈,两人功力何止高出你我一倍。”

  “恩!”夺命太岁高地也仔细看了看打斗现场,有些困惑的道:“不知这二人是谁,这么厉害。”

  催命鬼高天忽然看见地上一滩渗透路面的血迹,眉毛一皱:“看来最初在这里的不止二人,应该是多人以上,这里不仅有健马的蹄印,还有人在这里丧命。”

  “是呀!我也看出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一年来,不断有人自称什么映水楼阁人,挑战武林黑白两道及各大门高手,杀人无数。听闻,映水楼阁杀手个个年纪轻轻,却又各具有很高武功。甚至杀人后公然留下自己的名字,气焰相当嚣张。”夺命太岁高地忿忿不平道。

  催命鬼高天又是一声长叹:“义兄的龙凤山庄一夜被屠,恐怕也是映水楼阁人所为。”原来,他弟兄二人与龙凤山庄庄主小诸葛柳三章是八拜金兰之交,感情深厚。

  夺命太岁高地顿时也显得难过着急起来:“大哥!那我们还不赶去龙凤山庄为义兄为嫂子收尸,让他们入土为安!”

  ”这是当然!义兄是快剑门门主魔剑欧阳云鹰妹夫。魔剑不会坐视不管。如果为兄所料不差,快剑门门主魔剑欧阳云鹰闻讯已派人赶去龙风山庄。”催命鬼高天分析道。

  夺命太岁高地又道:“这几天武林传得沸沸扬扬说魔扇要上门找魔剑寻仇么,欧阳云鹰脱不开身,也只有叫他手下八剑去。”这人不笨,竟能所料不差。   只见商洛二鬼施展功夫向龙凤山庄风尘仆仆赶去。   武侠《映水楼阁》第四章:绝尘谷

  一阵悠扬的琴声,从一处山谷深处传来,这山谷环境怡人幽美,到处开着各种不知名的野花,周围山上树木青翠,草禾葱葱。山谷是由三山环绕,在谷口先是狭长地带呈壶口型,往内走上三里便地势迴然平坦开阔起来。谷中小溪流水潺孱,修竹笼笼,不时看到蝴蝶翩飞。在靠近山脚的地方,有几舍精致的竹楼,竹楼共有三幢,每幢有两会,三幢竹楼后面有一条从陡势山崖上狂泄流下飞珠溅玉的瀑布。下面是一泓小小的碧谭。

  此时,中间一幢竹楼楼上,客厅的室内,一青衣少女正在纤指弹琴,琴声旋律为古曲《凤求凰》,汉时,**才子司马相如凭这曲《凤求凰》,博得了卓文君的芳心,然后毅然别家与司马相如私奔。

  这青衣少女看上去芳龄十八九岁,纯属一绝色女子。只见她身穿紧身半透明的青色衣衫,将她本就是极美的胴体尽显曲线之美。而且她脸如兰花,眼带妧媚,充满了无比的**。这种女子正是属于那种随便一颦一笑,呈现风情万种的恬静,再加上她明艳照人的脸上,有一双浅浅的酒窝,配上秀眉下的一对明眸,更有那两片红色的朱唇,简直是人间极品。

  正在琴声雅韵中,一个黄衣少女荷剑走上楼来,她显然才从事了练剑的巨烈活动,额头上还洇染着香汗的痕迹。这黄衣少女也是奇美异常,身材苗条修长适宜,蛮腰弱柳。她一双明眸又黑又亮,娇嫩的脸上泛着健康的红晕,如丝的细眉下眼角朝上倾斜,颧高鼻挺,粉红的嘴唇配着整齐雪白的贝齿,迫人的艳光,肌肤更显如雪,让人感叹天下竟有如此尤物。

  “记忆妹妹!又在弹《凤求凰》,嘻嘻,告诉二姐,是不是春心萌动了?”黄衣少女一进雅洁的竹室,便打趣地与青衣少女开着玩笑。

  叫记忆的青衣少女忙停止了纤手弹琴,羞涩的脸上绯起了红晕,难为情地娇嗔道:“坏二姐,你又在打趣妹妹。”

  “呵呵,我可不是打趣,你这首《凤求凰》,在我们绝尘谷,可是天天都在琴声悠扬。”黄衣少女艳如桃花,素手拿起茶几上一杯香茗呷了一口:"渴死了!”

  ”二姐!你的无情剑法最近可是大有长进,过几天,小妹定要向你讨教几招。”青衣少女记忆狡猾地扯过话题,粉腮如春。

  “妹妹的无情练还不是越来越厉害,只怕到时二姐不是妹妹对手。”黄衣少女叫忆杏,是这绝尘谷绝尘三姝的老二。(绝尘三姝老大叫依儿,善使无情双钩。目前正出门在外。)

  “二姐!大姐出月一个月了,也该回来了吧?!”青衣少女记忆有些牵挂地问道。

  黄衣少女忆杏在壁上挂上剑后,也有些期盼地:“是该回来了,如果不出意外,就在这两三天吧。”

  “但愿大姐这次出谷,能把事情办好,平平安安回来!”青衣少女记忆不无担忧的神色,说明姐妹间平时手脚情深。

  黄衣少女忆杏却不以为然,粉靥吹花般—笑:“你这到多虑了,大姐武功在我们二人之上,何况还有千羽暗中保护,哪会出什么事?!你就放一百个心吧。”

  青衣少女记忆想了想也是,这才放下芳心,嫣然一笑:"恩思恩!大姐那么厉害,是不会出事的。”

  这时,一个侍女打扮的十五六岁清秀女孩走上竹楼,进厅向二人道:“二位小姐,那位公子醒了,却不顾身体虚弱执意要走。”

  青衣少女记忆与黄衣少女忆杏相互一个眼色,便听忆杏道:“他受那么重伤,怕是没有一两个月治疗,未必痊愈,想走?!岂不是拿命开玩笑?!”

  “可不是!自从二姐把他救进谷内时,已经奄奄一息,气若游丝昏沉了五天。显然内力比外伤受到更大伤害。虽然我给他服下了玉龙丹,调寄了一些汤药,但也是暂缓了他的伤势。”青衣少女记忆也道。   那待女嗫嚅道:”可他执意要走!”

  黄衣少女忆杏对青衣少女记忆道:“妹妹,那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  责衣少女记忆也是点头正有此意。边动身边吩咐那侍女:“云儿,你去把我为他熬的药汤再微热一下。”   ”好的!三小姐。”那叫云儿的侍女—声答应。

  黄衣少女忆杏,与青衣少女记忆二人环佩叮当,轻移莲步,上得右侧那栋竹楼,只见—浑身血迹的年轻男子,肋悬青锋早站在客厅,等候在那里。他身材欣长,猿背蜂腰,立在那儿倒也显得玉树临风,五官清秀而俊朗,只是面色还有些苍白。

  见两位美少女上得楼来,忙上前拱手一礼:"在下罗天宇,多谢二位姑娘救命之恩。"

  青衣少女记忆面对陌生男子,脸上红云骤起,也敛礼回道:“这位少侠!救你的是我这位二姐。"

  “哦!”那罗天宇忙又向黄衣少女忆杏施礼:“多谢姑娘搭救,恩同再造,天宇再次谢过!”

  黄衣少女忆杏也是脸上刹时微热浅红,羞赧地:`少侠免礼,小女子不敢当!"

  罗天宇有些感激的看着她:”不知!这里是什么地方?二位姑娘能否告知?!”   黄衣少女忆杏道:“这里是绝尘谷。”

  "绝尘谷?”罗天宇有些茫然,显得脑海里没一点印象似的:“我怎么没听说过?!”

  青衣少女记忆噗哧一笑::“你当然没听说过了,我们绝尘谷的人很少在江湖走动,基本上过着与世隔绝世外桃源的生活。"

  罗天宇显然明白了点头:“哦!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出道江湖七年,从没听说过。”

  他又盯着黄衣少女忆杏道:“不知姑娘在何处救得在下?”

  黄衣少女忆杏依是羞涩:“五日前在一处荒野,当时我正从师姑的妙云庵回谷,凑巧看见浑身血迹的少侠昏倒在草丛中,便负力将少侠救回谷中,交与三妹救治,她曾自幼跟随师傅医圣活华佗学艺六年,活华佗死于鬼仆上官云冲掌下,三妹被义父救下,带回了谷中。‘   此时,青衣少女记忆已是双眸盈盈珠泪悲伤起来。

  罗天宇看了她一眼道:“鬼仆上官云冲为什么要杀医圣活华佗,我也听说过,那事发生在八年前,他恼怒医圣活华佗妙手回春救活了他老对头玉面神君罗彤。玉面神君正是家父!”

  ”哦!你父亲原来是玉面神君!?黄衣少女忆杏和青衣少女记忆都大感意外,虽然二位很少涉足江湖,但是关于玉面神君罗彤,却是常听义父绝尘谷主口中提起,说他是当今武林第一创客,神秘剑法无人可敌。

  “罗少侠!听义父说起你父亲为天下第一创客,又怎么会被鬼仆所伤??黄衣少女忆杏有些不解。

  罗天宇看了她一眼解释道:“姑娘有所不知,凭功力,家父绝对是胜鬼仆一筹,只是鬼仆不知从何得知家父当时正在修炼般若凌虚神功,正走火入魔,暗中前来偷袭闭关的家父,给了一掌,幸亏母亲冒死从鬼仆手下救得命悬一线的家父。那鬼仆见事情败露,借机溜走。”

  青衣少女记忆盈盈珠泪插话道:“罗少侠,我知道我师傅与你父亲是莫逆好友,生死至交。在我师傅救好你父亲的半年后,一天夜里鬼仆来找我师傅,两人吵了起来。原因就是鬼仆责怪师傅不该救治罗少侠家父,后来鬼仆与师傅打了起来,他们斗了很久,师傅不敌死于鬼仆掌下。鬼仆还要杀我灭口,幸亏我义父突然出现救了我。”说到这里,有感师恩浩浩,如今却天人相隔,不禁嘤咛哭出声来。

  罗天宇有些过意不去的看着哭泣的青衣少女记忆:”苦了姑娘!这些年家父四处打听鬼仆消息,一心要为你师傅医圣活华佗报仇。不料这鬼仆自从那次偷袭家父后,竟从此再无踪迹,说来也是奇怪。”

  黄衣少女忆杏见青衣少女记忆陷入丧师之痛,忙转移话题道:“不知罗少侠又是如何受的伤?”   罗天宇恨恨道;"我是让琴魔和笑魔二人联手打伤的。”

  "你是说琴魔苏小小,笑魔脱不花夫妇联手将你打伤的?”黄衣少女忆杏更是闻言一惊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也难怪黄衣少女忆杏吃惊,这琴魔苏小小,笑魔脱不花可是当今江湖厉害角色,不少人谈之色变。二人若是联手对敌,只怕玉面神君也未必能敌,何况是他儿子。江湖传言琴魔苏小小姿色无双,早年前曾钟情于玉面神君罗彤,但玉面神君罗彤见她有时嗜血杀人,喜怒无常,便选择当时的武林另一奇女“天女罗刹”玉无霜,相传是魔教教主阴无极的表妹,但未得到证实。琴魔苏小小因爱成恨,对玉面神君罗彤恨之入骨,远走边荒修练武功欲找玉面神君罗彤与天女罗刹玉无霜寻仇,后在祁连山偶遇魔教教主阴无极,两人不知为何交手,中了阴无极的白骨摧花掌掉下山崖,命不该绝,被正在崖下山洞内苦修哈哈功的笑魔脱不花所救,后来二人暗生情愫结为夫妻。—同纵横江湖黑白两道二十余年。

  黄衣少女忆杏心道;"他可是命真大,竟能从琴魔,笑魔手中留有一口气,才得以让自己看见救回谷中交与三妹医治,从鬼门关回来,想必他的武功从父母手中授得,已是纯火纯青了吧。听闻,近年来武林出了一位后起之秀的佼佼少年剑侠白衣魔客可是他?!”

  想到这里,朱唇轻启问道:“罗少俠可是近年来武林内声名嚇嚇的少年剑侠白衣魔客?”

  罗天宇不防她这么一问,先是一愣,随后点头:"白衣魔客的确是江湖黑白两道给在下的一个名号。”

  “怪不得少侠气宇轩昂,风度不凡。”黄衣少女忆杏再次仔细打量,啧啧赞道。

  “姑娘这是谬赞,给在下脸上贴金了。”罗天宇反倒显得不好意思,腼腆起来:”承蒙二位姑娘救命之恩,还不知芳名,二位姑娘能否见告?!”   ”我叫忆杏!”   “我叫记忆!”

  黄衣少女忆杏和青衣少女记忆忙自我相告。个个脸上粉靥含羞。

  “忆杏!记忆!两位姑娘芳名都有个忆字,真好听!”罗天语白齿轻露一笑。

  黄衣少女忆杏这时显得落落大方,看见他身上白衣血渍斑斑,浅笑道:“这几日谷中全是女孩子,少侠受伤却更衣不便,还请见谅。”

  说着,又对青衣少女记忆道:“叫云儿把千羽的衣服拿来与罗少侠一换!”   青衣少女记忆点头:“云儿正去给少侠煲汤药去了。”

  罗天宇道:“不用麻烦了,我内功已暗自调理了下,已无大碍!修养月余便可痊愈。此处是姑娘们芳闺居处,我一陌生男子在此多有不便,还是先行告辞,大恩以后再报。”

  见他要告辞离去,黄衣少女忆杏急了:…江湖儿女不拘小节,怎么说不便了,你可是住在千羽房间,他也是男子!”

  青衣少女记忆也劝道:“罗少侠!你这次伤势不轻,还是安心在这调养些日子,我再为少侠调几味汤药,有助于伤势恢复。?

  罗天宇见二人执意相留,神色诚恳,加上也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势,便不再坚持离开谢道:"那打扰二位姑娘情修了。”   这时侍女云儿端上汤药上得楼来。   请待第五章:无情刀   

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

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

灭绝至尊

灭绝至尊

  • 评分:9
  • 简述:武侠
  • 字数:177960
  • 作者:魔扇轻摇

诡异江湖,弱肉强食,充满血腥,有武林正…

Copyright © 2010-2018 荣轩文学吧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